笔神阁 www.bishen8.com裴寄辞终于决定要去上学,全家人都很开心,阿音翻了翻自己的小金库,在里面拿出了早就买好的书箱,递给了裴寄辞。笔神阁 www.bishenge.com

    “大哥,这是我的血汗钱买的,你可一定要好好读书哦。”阿音认真道。

    裴寄辞抱着书箱,郑重点头,“我一定会认真读书的。”

    阿清也颠颠得跑去拿了自己准备好的东西,是竹编的笔筒,阿清张开五个小手指,认真道:“大哥,我没有姐姐那么厉害能赚钱,这是我跟老邓爷爷学的,做了好几天啦。”

    裴寄辞看着他小手上的被毛竹刮开的肉刺,心疼道:“难怪你最近老躲着我,还以为你干什么坏事了呢,大哥谢谢你。”

    阿清羞涩得把脸埋进了小手里。

    姨婆想了想,财大气粗得甩了一个荷包过去,“赢来的,都给你。”

    阿音掂量了一下分量,瞪大了眼,从此对打马吊这项活动产生了浓厚的兴趣!

    季知欢就没什么礼物了,她把这个家料理妥当,照顾好裴渊,让孩子没后顾之忧,那就是最大的礼。

    隔天是个艳阳天,季知欢带上了入学名帖,又给裴寄辞换了一身簇新的衣服,这才去套马。

    姨婆靠在门边上嗑瓜子,一见到她这打扮,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小阿清有样学样,也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阿清想了想,“不知道呀,我学姨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季知欢看向了姨婆,姨婆直接站起来道:“你一个年轻小姑娘,打扮得这么土气,不是给阿辞丢人么。”

    季知欢在当特工的时候,那也是部队一枝花,沉迷打扮无法自拔,来了这这么长时间,确实有一些自暴自弃了。

    而且这人靠衣装马靠鞍的道理她也是懂的,若自己太寒碜,阿辞在学院里也容易被人欺负鄙视。

    “是我习惯了,我这就去换。”

    之前杨婶子看林院长送来好多料子,就给她做了身衣裳,她一直没舍得穿。

    刚把衣服脱了,姨婆就进来了,诧异道:“你怎么有个蝴蝶胎记呢。”

    季知欢闻言往后瞧,“哪?”

    “后腰处。”姨婆比划了一下,“这么大,不过看起来不像胎记,像是人在上面刺青的。”

    季知欢没在意,原主早就被季国公府视为耻辱和弃子,身上有没有刺青或者胎记,都不重要了。

    “还是我来给你打扮吧!”姨婆一把将季知欢拉到了镜子面前,季知欢默默放弃了从空间里拿化妆品出来的心思,脸上这青斑可以用粉底液遮住,可是寸长还结痂了的伤疤就遮不住了。

    要不说姜还是老的辣,就靠着一瓶头油跟刨花水,姨婆居然在她头上盘了一个精巧典雅的发髻,配上杨婶子亲手做的衣裳,整个人就跟脱胎换骨了似得。

    姨婆盯着她的疤痕看了眼,“我感觉一天比一天好,等你好了,一定很漂亮的。”

    姨婆一本正经的样子,还怕季知欢不信,傲娇道:“我从来不随便夸人的,你是个美人坯子,准没错。”

    说罢,姨婆打开了们,三小只正在门口等着呢,院子里杨婶子跟老邓他们都来干活了。

    姨婆勾勾手,将季知欢拉了出来。

    院子里的人都傻眼了。

    眼前的女子脸上虽然有疤痕,可是乌发浓鬓,脖颈修长,身材纤细气韵天成,明明脸还是那张脸,可就是让人觉得,好漂亮。

    “哇,娘好漂亮啊!”阿清高兴得蹦了起来,绕着季知欢打转。

    阿音也红着脸,眼睛亮晶晶道:“好看的。”

    裴寄辞清了清嗓子,点了点头,认可妹妹的评价。

    杨婶子跟小娟见状,立刻要去把剩下的好料子找出来,全给季知欢做衣裳,说实在的,杨婶子手艺是不错,但是品味不大行,姨婆不放心,三个女人干脆一起去弄布料。

    季知欢带上了准备好的礼物,领着裴寄辞上了马车。

    经过村口的时候,居然看到了陈耀宗走在田埂上,自从上次冒名顶替的事

相邻:最后一个守墓人 凌霄帝尊 席卷晚清 超级替死鬼 刀碎星河 
语言选择